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熱火燃燒 持控旋轉 > 夏的1章逆天第9改命決心 蘇 正文

夏的1章逆天第9改命決心 蘇

2023-03-23 09:39:19 来源:和田新聞網 作者:焦點 点击:387次
    身邊的人接二連三的產生了事故,就連自己的媽媽此刻也躺在了病床上一病不起。這對蘇夏來說,她的人生無異於雪上加霜。    “蘇夏,喝口水吧。你也剛好沒多久,不要這樣折騰自己。”何文遞上水勸告道,蘇夏一飲而盡,並將水杯安平穩穩的放到了桌子上。她站起來,一夜間她想通了。“我們走。”。

    “蘇夏你要去哪?”。

    蘇夏出了病房,遇到了父親。父親訓斥了她:“你怎麽莽魯莽撞的,夏夏!”。

    “爸,我要救媽。”蘇夏堅定的看著父親說道。

    蘇夏的心境蘇父當然懂得,卻隻能拍著孩子的肩膀像看待兒子似的說,“好孩子,我知道你的苦。爸支撐你,但是這都是命。”隻能活到五十八,剩下不到三年的性命,在蘇父看來,越是症結的時刻越應當珍愛。

    要說還有遺言,二老還期望著能加入蘇夏和小墨的婚禮,惋惜那孩子為了救蘇夏,隻怕此刻也躺在醫院裏。

    蘇父乖打著蘇夏繞進了病房,蘇夏又進去,對父親說,“爸,給我半個月的時光,我會回來。媽會好起來。”她再次強調道,一夜的時光,教會她不能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就在昨夜,她傻愣愣的坐在母親的身邊一晚上。自己睡沒睡都不清晰。可夜晚,她仿佛聽到敵人在譏笑,一直在看著她的囧境,在看著她出醜。

    “夏夏,你怎麽了?”蘇父並沒有明確蘇夏所說的意思,究竟二老是不知情的。蘇夏不像是在逗他,可是半個月,妻子就會好起來麽?這怎麽可能。蘇父長歎,怕是女兒因為蒙受的壓力太大,已經口不擇言了。“好孩子沒事的,都會過去的。”蘇父勸告,將女兒摟緊,拚命的撫慰。

    蘇夏睜著眼睛看著病床上的母親,心裏麵在猖狂的告知自己,不要再接收失去!

    絕對,不要!

    “爸,我請你信任我,我能為咱們家改命,我已經找到方法了。”。

    蘇父詫異的鬆開了雙手,“你說什麽?”他認為自己是聽錯了,還反複道,“改命,你?”。

    蘇夏沒有再遲疑,是時候讓父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是,這三年我一直在尋找拯救咱們家的方法。何文可認為我作證,我並沒有說謊。而現在,我找到了方法。是真的,爸!”她一字一頓,強調著自己的語言,證實自己沒有說謊。眼光迥然,堅定沒有任何的搖動信心的意思。

    何文拉著蘇父說明道:“夏夏……她說的是真的。她已經找到了方法,我們都在盡力,嚐試轉變我們的命運。”。

    “改命?你們!”蘇父看著眼前的兩個女孩,隻有二十幾歲,兩個花季少女,竟然說出這麽猖狂的事情。“你們簡直是瘋了,改命,怎麽可能是說的出就做得到的!”。

    從魏子夕開端,延續幾代都沒方法改掉的命運,那時候魏子夕的後人還有些才能,但延續至今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忍心看著媽媽這樣麽。不撒手一試,我不情願!”蘇夏呼嘯道,不能再有人分開,隻是須要說服父親,放自己分開。“爸,求你,讓我去。”。

    “夏夏,你知道你在說什麽麽!”蘇父拍打著雙腿,被蘇夏強迫,亦是老淚縱橫。一把鼻涕一把淚,“你媽活不久了,難道你要我白發人再送黑發人麽!這是!”。

    “爸!”蘇夏亦是痛不欲生,也許自己不該說,或許找個理由。但是那一刻的堅定,她猖狂的想要告知大家,告知自己,她要轉變自己的命運,轉變一切的一切。那些個不公平的待遇!

    “我別無選擇,我已經下定了決心。這三年,我隻要想起自己家族背負的不公的命運,我都會提心吊膽。我不敢談戀愛,就像當初的媽媽。我畏懼有一天我會像……”畏懼失去,卻已經失去。蘇夏轉移了話題,“爸,我不要這樣活著。我不想,我真的不想。哪怕隻有一絲的活力,我都要搏一搏!”。

    麵對女兒如此堅定的信心,蘇父有些搖動了。他挽起女兒的身子,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麽。隻是將頭側過去,身子跟著側過去,揮動著手臂,斬釘截鐵的說:“去吧。”。

    蘇夏對父親母親三磕頭,她毅然決然的站起身:“我必定會回來!”。

    蘇夏毅然決然的分開,蘇父老淚縱橫,臨走隻看到女兒的一個背影。看到她的保持。或許,女兒會做到。

    蘇夏從醫院出來,馬不停蹄的來找到了地獄之門。

    “蘇夏,你等我,我要跟你一起去!”何文從車上跑下來,這個時候蘇夏已經闖了進去,並沒有等她。何文沒有斬殺令,歎口吻,她念動咒語,“這並不是你一個人該背負的命運,真正該背負這命運的人應當是我。蘇夏,你是代我受過啊。”。

    “何文N文!”。

    蔣薇和哈弟也隨後趕到,地獄之門的真實一麵已經浮現,何文不等二人先進去了,兩人也抓緊了最後的機遇,前落後去了地獄。

    “哇哦~這是什麽處所,這麽恐懼!”哈弟哇哇大叫,老牛推車,到處是斷臂殘骸,還有馬麵驅逐惡鬼前行,他想他是瘋了。“這就是你所說的機密通道?”。

    等哈弟的直升飛機,她們三個早就通過蘇夏家的地獄之門來到了這裏。隻有地獄的路是最近的。

    “還在看,她們都走了!”蔣薇一拽哈弟的耳朵,匆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半路碰到毛小呆,小家夥在這裏呆的很滋潤。

    “你怎麽會在這裏,毛小呆,啊!你怎麽會在這裏!”蘇夏突然抓住毛小呆的脖子吼道,她突然想到了什麽,那就是當初毛小呆和小墨是在一起的,“小墨,小墨是不是也在地府?對不對!”。

    毛小呆啄著蘇夏的手,拍打著翅膀:“瘋女人,我在地獄迷了路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!”。

    “你和小墨不在一起?”蘇夏很失落,但相反很亢奮。

    也許這就是人被逼到了極端,所帶來的異後果。

    “他們走的太快了啦!”毛小呆擺脫,險些又得重生一次去。“你這瘋女人,這幾天跑哪裏去了。”。

    既然毛小呆不知道小墨的去向,蘇夏基本無心理會。此刻的蘇夏除了冷淡還是冷淡,一顆女人心早已傾過了冰霜,完整被封印。她隻有一件事要做,轉變命運!

    她的目標不僅是轉變自己的命運,還有,找到所有的碎片,讓一切重新來過!

    蘇夏隨機抓住了一名鬼使,“你們冀大人在哪?”鬼使認不得她,卻認識她亮出的斬殺令。哆發抖嗦的說,“冀大人在忙公務,剛才我看到他去了枉逝世城,多半是和最近的案情有關。”。

    “枉逝世城,枉逝世城在哪裏?帶我們去!”。

    “枉逝世城是卞城王管轄之地,要去得走很久。”。

    “夏夏!哇!抓鬼啊C刺激。”哈弟一湊近,振奮到尖叫。辛得蔣薇管得嚴,沒讓他無腦的情感持續蔓延。

    “帶我們走。”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。

    第一步,蘇夏要找冀大人拖延時光,說服他延緩對母親的行刑期限!不要再讓病痛持續蔓延。

    /*6:5 創立於 2016-02-02*/。

    var cpro_id = "u2514417";

作者:斯巴達之盾™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