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

第一百四十九章 杀掉桢儿

    趁无人,第百掉桢凌婉卿推开夜慕轩书房的章杀门,走进夜慕轩的第百掉桢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B9%BF%E5%91%8A%E6%A8%A1%E6%9D%BF%E4%B8%8B%E8%BD%BD%E5%85%8D%E8%B4%B9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B9%BF%E5%91%8A%E6%A8%A1%E6%9D%BF%E4%B8%8B%E8%BD%BD%E5%85%8D%E8%B4%B9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书房中。这是章杀她第一次他的书房。

    一进门便看到夜慕轩的第百掉桢书桌,此刻他正在看着官文。章杀书房的第百掉桢两侧是两个巨大的书架,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章杀书籍,还有几个陶瓷花瓶摆着书架上。第百掉桢她走向书架,章杀伸手摸了摸其中一个唐三彩。第百掉桢唐三彩上的章杀透明釉摸起来光滑,像是第百掉桢常年有人擦拭过似的,釉上一层不染。章杀

    檀香的第百掉桢味道很淡,香气弥漫在整个书房中。大概是夜慕轩常年使用檀香,连书本上都有一股清幽的檀香味。凌婉卿笑了一下,将书本放回书架上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夜慕轩见凌婉卿进来了许久却又不说话,因而感到烦躁。

    听他的语气中有一股浓浓的不耐烦,凌婉卿转身,走向了他的书桌前。随手拉了一张椅子,坐在了夜慕轩面前:“银狐大人,你不是说,再过几日就给我诚意看么?你的几日可真够长的啊!掰掰手指算算,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B9%BF%E5%91%8A%E6%A8%A1%E6%9D%BF%E4%B8%8B%E8%BD%BD%E5%85%8D%E8%B4%B9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9F%AD%E4%BF%A1%E8%90%A5%E9%94%80%E5%B9%BF%E5%91%8A%E6%A8%A1%E6%9D%BF%E4%B8%8B%E8%BD%BD%E5%85%8D%E8%B4%B9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都已经三四个月过去了。舒沁雪连孩子都生出来了,我怎么还不见的你的诚意呢?”说着,她眨巴着眼,看着夜慕轩。

    什么?夜慕轩一听,抓住了重点。舒沁雪生孩子了?他有孩子了,和舒沁雪共同的孩子!夜慕轩内心有压抑不住的激动,可一看见凌婉卿的脸,他便冷静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凌婉卿提这个做什么?难道,她想对他的孩子图谋不轨?

    “所以呢?你想做什么?”夜慕轩一脸警惕地看着凌婉卿,“我是说过,我会帮你杀了舒沁雪,我可没说过,我会帮你杀了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凌婉卿笑了笑,摆了摆手,说道:“银狐大人你误会了!我怎么可能让你亲自杀了你的孩子呢?当然,我也不会杀死你的孩子。”我只会让人杀了你的孩子,当然是趁夜慕轩不注意的时候,在他面前杀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凌婉卿笑了笑,看着夜慕轩紧张兮兮的模样,她回答:“听说生长在雪峰上的雪瑰吸取了千年的天地精华,别说吃一整朵了,只吃它的一片花瓣都能功力提升百倍。”

    她想对桢儿下手?夜慕轩听后明白了几分reads;[重生vs穿越]渣!滚你丫的蛋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舒沁雪身边的六岁大孝就是一朵雪瑰。你说,这朵雪瑰多珍贵啊!可它居然敢在这乱世穿梭着。”凌婉卿看着夜慕轩的表情在不断变化,“它不单吸收了天地之精华,还喝了灵魔使者的热血,灵力一定很旺。”

    夜慕轩紧锁着眉头看着凌婉卿,内心已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想,以银狐大人的能力,想得到这么一朵小雪瑰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吧?”凌婉卿看着夜慕轩紧缩的眉头,冷笑了一声,“怎么?大人你怎么皱眉了?难道大人不愿得到我的信任?”

    桢儿虽然不是他的亲身骨肉,但是毕竟他是舒沁雪最疼爱的孩子,身上还流着舒沁雪的血。如果想得到雪瑰,首先就要把桢儿杀了,才能让他现出原形。可是,舒沁雪的孩子就等同于他的孩子,让他杀桢儿,这不就等同于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?银狐大人,我以为你会很干脆地答应我啊!这小雪瑰身上虽然流着舒沁雪的血,是她的儿子,但它终究只是舒沁雪的儿子,不是你的儿子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凌婉卿起身,一步步缓缓地走向书架:“它身上没有流着你的血,就算是你的儿子,也只能算是一个义子。说难听点,就是舒沁雪的心头肉而不是你的。你连杀死舒沁雪的心头肉都不敢,更别说履行杀死舒沁雪的诺言,更不用说我和你的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夜慕轩第一次陷入了纠结。熊掌与鱼不可得兼,只能舍其一了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夜慕轩痛苦地下定决心。桢儿,对不起,我终究不能成为你的爹爹。

    凌婉卿一听,高兴得转身看着夜慕轩,露出了一抹微笑,说道:“好!银狐大人,您一定要说话算数哦!我就喜欢你这爽快的劲儿,这是合作的好开端。”

    之后,凌婉卿便离开了书房。檀香烧尽,最后一缕白烟消散,一切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昔日与桢儿的一切互动一一呈现在夜慕轩的眼前。初见,那双不染尘俗的清澈眼睛一直盯着他,小嘴甜甜地叫他一声“爹”。那时候他的心灵就受到了触动,想和舒沁雪好好抚养这个可爱的孩子。可如今,他却要……

    桢儿,爹对不住你,我不配当你的爹!夜慕轩长叹一口气,一用力不小心折断了手中的毛笔。笔头掉在宣纸上,笔尖的墨水蘸在宣纸上,给洁白的宣纸留下了巨大的墨迹。

    夺雪瑰的日子定在七日后的午后。

    这七日里,夜慕轩的内心是挣扎却又无奈的。但这番无奈与挣扎,远在岐山的舒沁雪怎么能够感受得到呢?

    时日渐渐过去,舒沁雪一家五口的感情越来越好。狸大应该是三只悬狸中最懂事的,舒沁雪和桢儿说什么他就听什么,熊也是如此,虽然有时候会和三儿一起玩闹,但大多时间都是比较安静的。而三儿就不用说了,就是一只贪玩又贪吃的悬狸。

    “娘亲娘亲!”三儿吃完早饭后,在屋里跑来跑去,最后跑到厨房中,缠着正在摆放饭碗的舒沁雪,“娘亲,三儿想吃肉!三儿想吃肉!”

    在这里一点儿肉都没有,就是前几日一只山野兔不小心撞上了屏障,死在了屋外,被舒沁雪捡了回来做了一大碗兔肉汤。这是三儿第一次尝到肉味,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味道。于是这孩子每天都上演着守株待兔的戏码。

    好几日没吃到肉了,三儿又等不到撞死在屏障边的其他动物,于是,现在终于忍不住了,缠着舒沁雪嚷着要吃肉reads;强占新妻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舒沁雪擦净了手上的水珠,点了点头,“三儿想吃肉是吗?那娘亲去买肉给三儿吃,好不好?”说着,她转身进屋拿了些银两。

    集了不少的银子,舒沁雪掂量掂量了几个沉甸甸的钱袋,感觉这些钱应该足够让她们一家五口在这乱世中存活下来。现在拿出几点小钱出来给三儿买肉吃,还剩下一大堆银两呢!说实在的,她很久没上集市看看了。

    “桢儿,狸大,过来!娘亲有话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听见舒沁雪的呼唤声,桢儿和狸大迅速来到舒沁雪的身边,抬起头看着舒沁雪。舒沁雪蹲下,看着桢儿和狸大,说道:“娘亲现在要出去,去给三儿买肉吃,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。你们两个最懂事,要看好两个弟弟妹妹,知道了吗?有陌生人来,就算是泠崖叔叔拿东西来,也不能伸手到屏障外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泠崖叔叔拿来的东西该怎么办呀?”狸大眨巴着大眼睛,看着舒沁雪,“也不能伸手去拿进屋吗?”

    “对,狸大真聪明!”舒沁雪揉了揉狸大的小肉脸,回答,“泠崖叔叔拿来的东西等娘亲回来了再拿进屋就行了。一定要看好弟弟妹妹,特别是三儿。三儿最调皮了,不能让他乱跑,知道了吗?娘亲很快就会回来的,你们是大哥哥,要保护好弟弟妹妹。”

    再三嘱咐,说了一次又一次,舒沁雪还拉着三儿和熊交代了老半天,才悬着一颗心,下山给三儿买肉去了。

    上岐山,舒沁雪和夜慕轩就这样擦身而过。舒沁雪没看见夜慕轩,但夜慕轩看见舒沁雪了。好几月没见了,感觉舒沁雪的气色越来越好了。经过时,一阵清幽的香气沁人心脾,让夜慕轩产生了一点儿冲动,想转身将舒沁雪搂入怀中。

    但,现在的局势根本不允许他这么做!想着,他狠下心来,往木屋奔去。

    木屋中,因为舒沁雪的离开桢儿和狸大变得异常的平静,他们两个人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,看着熊和三儿。三儿和熊很乖,坐在一旁摆弄着桢儿的玩具,时而开开玩笑,两个小宝贝笑得在地上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得很快,感觉舒沁雪像离开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熊早已玩倦了玩具,起身来到狸大的身边,靠着狸大的肩膀入睡了。

    原本变得异常乖的三儿也突然变得焦躁起来,时而大声嚷嚷,发出怪叫,时而在地上滚来滚去,问着桢儿娘怎么还不回来给他煮肉吃。甚至,还会掀起窗帘,看见窗外偶尔飞过的一只鸟儿,激动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“三儿,别闹了。”桢儿起身,将站在椅子上的三儿抱了下来,“娘亲快回来了!我跟娘亲去过集市,算算这时间,娘亲应该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三儿嘟着小嘴靠在桢儿怀里打算耍小脾气时,只听见外面又一个男人正在喊着桢儿的名字。他一个激灵从桢儿的怀里钻出来,兴奋地跑到门边,指着门外,说道:“哥哥,有个叔叔在叫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听这声音,桢儿觉得十分的耳熟。是泠崖叔叔吗?好像不像。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桢儿小心翼翼地推开木门,果然,站在屏障外的男人,真的是夜慕轩!

    -本章完结-

分享到: